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邮箱:fcwmw2015@126.com

东西南北肥城人:梦想与期待——访著名环境科学专家、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曲格平

发表时间:2015-06-04    来源:肥城文明网

  “梦想与期待”,是曲格平教授获得国际环境奖——“蓝色星球奖”后在联合国大学演讲时的题目,也是之后他所出的一本书的书名。怀着执着的梦想与期待,他把人生中最美好的30 年献给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环境保护事业,并由此成为中国环保事业的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

  曲格平是一位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知名度的环境科学专家,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理事长。1972年,他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出席了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的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从那时起即献身于环境保护事业。1976年后,历任中国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局局长、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他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同济大学、南京大学、山东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等院校的兼职教授,也是美国哈佛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的客座教授,英国布莱德福大学授予他工学博士荣誉学位,香港城市大学授予他荣誉理学博士学位。1989 年被聘为《世界资源报告》编委。1993 年至2002年被聘为联合国秘书长可持续发展高级顾问,1994 年至今被聘为全球环境基金(GEF)高级顾问。

  8月20日上午,记者来到全国人大会议中心。曲格平教授的办公室是由里外两个房间组成的,里间摆着一张书写台,四周的书橱里摆满了各类书籍。外间是一间接待室,除墙上有几幅字画之外,没有什么装饰品。见到曲格平教授,记者就被一种浓浓的乡情感染着,采访由此开始了。

  记者:曲主任,您好,在采访您的记者当中,我是来自最基层的。尽管电话里多次听到您的声音,也有机会读过您的文章,但真的面对面还是第一次。但是有一点让我很自信,就是我来自您的家乡,而您呢,是家乡人的骄傲。您曾经说过,童年的快乐和美丽的景色曾经使您着迷,请您谈一谈记忆中的家乡好吗?

  曲格平:欢迎您到北京来。很对不起,因为你联系了多次,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现在我又正在出席全国人大常委会议,是请假来和您见面的。我离开家乡的时间比较久了,12 岁离开家乡,今年已经是72岁的老人了。当时家乡留给我的突出印象是贫困,特别是我们桃园那一带,是一个贫瘠的山区,人们的生活很困难。后来我回去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显著的一点是人们吃饱肚子了,而且细粮占了很大比重。桃树也多了,桃林遍野,在荒凉的山区生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就生态环境来讲也并不是说都变好了,有些方面是变得差了,比如我们村北山上那座玉皇阁庙和环绕它的山寨没有了,山下古柏参天、景色幽美的晒书城也荡然无存。还有,我念小学的白云洞山下的学校也拆掉了。这是解放前建的一所学校,选址独到,建筑错落有致,教室明亮高大,是远近闻名的学堂,可称得上穷山沟里的一颗明珠。但是不知为什么却被拆掉了,真可惜啊!

  记者:您对现在的肥城印象如何?

  曲格平:肥城新城整体上说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街道整洁,市场繁荣,还有一座景色幽美的公园。所看到的村庄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新房很多,道路也畅通,一片欣欣向荣。省里人告诉我,石横造纸厂草制浆生产线关掉了,我曾去看过这个厂,算是一个大型工厂,是肥城财政收入大户,因污染东平湖下决心关闭了,表明肥城市委、市政府的一种高姿态和全局观念,值得称赞。

  记者:来北京之前,我拜访了您的家人,见到了您的哥哥、嫂子,还有其他人。您哥哥说,少年时代的您吃了常人吃不下的很多苦。咱们家乡有句老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想少年时的记忆该在您的脑海中打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吧!

  曲格平:是啊,我的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很贫寒。我们姊妹六个,只是让我念书。当时饭都吃不饱,成年的吃糠吃菜。在我10岁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姐姐们出嫁,没有人抚养,成为一个孤儿。很幸运,因为我的大哥当时参加抗日工作,我作为抗日家属的子弟被扶养,在县抗日高小读书,而且供给的伙食很好。我从1 2 岁以后,读完高小,就到冀鲁豫区第四中学去读书,完全靠解放区的政府来供养了。学校出来又到文工团工作。济南解放后,到了山东大学艺术系学习,学习后分配到了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你看,从解放区的文工团到山东大学和上海电影制片厂,都是在文学艺术圈子。可是,到了1953年以后,我就转入到科学技术部门去了,又重新开始了学习化学方面知识,从事工业技术方面的研究和管理。我喜欢大自然,喜欢山,喜欢水,喜欢树林,这可能跟小的时候的熏陶有关系,因为我的家乡虽然很贫穷,但周围的环境却很美,在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曲格平在认真总结国内外环境保护经验的基础上,系统地提出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具有独创性的环境保护理论。他运用系统科学原理提出了经济建设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的理论;从中国人口与环境关系的历史变革出发,阐明了人口与环境的演变规律和相互作用的机制;运用一般系统论和系统的原理及方法,建立和完善了我国环境管理的理论体系和政策。他还成功地运用环境科学的理论和方法相继主持了许多环境战略和环境规划的制定等。他指出,只有发展经济才能创造出包括适宜的环境在内的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强调在发展的同时保护环境,避免走西方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弯路。

  曲格平参与了“预防为主,防治结合”、“谁污染谁治理”和“强化环境管理”三大环境政策体系的制定。在改革开放初期,他大胆地引进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结合国情制定了八项环境管理制度和措施,并在全国普遍实施,从而使中国在经济飞速增长的8 0 年代,避免了环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为建立和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环境保护道路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记者:曲主任,您离开家乡已经六十年了。据我了解呢,肥城有很多人与其说是因为重视环保而知道您,倒不如说因为您是肥城人。家乡人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使您走上为中国环保事业而奔走的道路呢?

  曲格平:那是1969年,咱们国家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全国一片混乱。就在这个时候,我从化学工业部调到国务院去了,调到了周总理的身边。周总理对环境保护工作很重视。可以说那时候咱们国家的词汇里还没有‘环境保护'这个词,当然更没人提环境保护这件事了。可是,周总理关心这件事,并且一再强调这件事情,这就引起国务院其他领导同志的注意,于是,就指定我负责联系这方面的事,因为我是学化工的,环境污染和化学工业的关系密切。如果说是一种什么‘缘' 份,缘由就从这里开始。到了1972年,联合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人类环境会议,中国派了一个大型代表团,我也是代表团成员之一。开会回来以后,又指定我来参与这项工作。现在算起来,也有30多年的时间了。

  记者:您曾经说过,从事环保工作30多年,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民众对环保问题由漠不关心到比较关心,到认识比较高,有了显著的转变。这与您在提高公民的环保意识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付出了不懈努力是分不开的。

  曲格平:我们国家的生态环境形势严峻,成为我们进行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做好环保工作要多方面的努力。但是,提高全民族的环境意识是第一位的工作。因为环境保护是涉及各行各业和每一个人的事业,如果广大公众没有认识,不从自身做起,不积极参与环保活动,只靠政府,靠少数人,不可能做好这件事情。可以说在全民族环境意识的觉醒和提高方面,中国是有很大进步的。

  记者:您在一次回家乡的时候,对乡亲们说,山羊养多了对生态环境有很大损害。现在您村里大多数的群众已经不再养山羊了,我想您听到这个消息应该为之高兴吧?

  曲格平:我们村是个山区,山上没有树木,草也很少,生态环境状况非常差。现在,我家乡山上栽了一些树,不多,但还是栽活了,应该多栽一点,让整个山都绿起来。只有生态环境改善了,农业、牧业和其他事业才能健康发展。你说山羊已经不再养了,这是让人高兴的。山羊和绵羊不同,它吃草连根拔,也啃吃树皮,对生态环境有很大的破坏力,咱们国家有许多省区明令禁止养山羊。

  记者:您对绿化荒山寄予很大希望。

  曲格平:是的。荒山带给人们的是贫穷,而被绿起来的山区却可使人们富裕起来。有山是一种优势,治穷致富的出路还是在于绿山。要把山养护起来,让它绿起来,发展经济林木,创造的财富要比种粮高得多。另外,生态环境改善以后,水源的情况也会向好的方向转化。我希望我的家乡,不光是东里村和桃园镇,而是要把肥城全部山区和平原都能够绿起来,使人们的生活状况不断改善。

  记者:您曾这样形容环境保护工作:“没有退路了,没有选择,只能下决心来治理。”我觉得您在几十年的环保生涯中上下求索,是不是也在用‘没有退路,没有选择'来要求自己呢?

  曲格平:中国的国情和其他国家不一样。过去讲“地大物博”,是对国情很少了解的情况下说出来的话。地大,不能说不大,国土面积有9 6 0 万平方公里,在世界上是幅员辽阔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但如果把人口、资源比较一下的话,我们在世界上算是一个人均资源贫乏的国家。我国的人口太多了,现在有近13亿,到本世纪30年代要达到16亿,比西欧所有国家人口总和还多很多,对环境的压力非常大。美国和中国的国土面积几乎是一样的,但美国只有2 亿多人口,中国人口高出他们4到5倍。他们很多土地就只种树,有大片大片的森林,所以生态环境就很好。他们的住宅有很大的院落,种了很多树,还有大片的草地,居住环境很好,他们有这种条件。中国的国情和美国大不一样,这就是我们从事环境保护工作首先要考虑的一件事。在中国国情条件之下,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也没有退路,我们必须把不多的资源保护好、利用好,把我们的环境治理好,走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记者:曲主任,我知道您有一个梦想就是,“期待有一天,我的子孙一如我的童年,在家乡清澈的小河中欢快地嬉戏,青山绿水装点着他们的梦境,金色的田野铺满着他们的希望。”这段话,我多次读它,每一次都是非常感动的。我想,这也是我们人类共同的梦想与期待。那么实现这个梦想有多少把握?为了这个梦想,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曲:可以说,实现这个梦想还要走很长的路。近年来我曾到我国很多省份的城市和农村作调查。一方面看到经济迅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有比较明显的改善;但是另外一方面,生态环境却急剧地恶化了,在城市空气是脏的,河道被污染、垃圾遍地;自然生态方面问题也很多,突出的是水土流失严重,荒漠化在不断蔓延。看到这种景况,令人不安。可喜的是,党和国家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改变这种状况。国家做出规划,想用3 0 年的时间能够把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控制止住,再用2 0 年的时间,也就是前后用5 0 年的时间能够使生态环境有比较明显改善,达到一种比较好的状态。

  记者:我国每年用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投入有多少?能不能再 增加一些呢?

  曲格平:我国用在生态环境方面的投入在不断增加。从1998年到现在的4年多时间里,国家共投入5800多亿元,这比前47年的总合还多。其中国家每年拿1000多个亿来治理环境污染,但是,仍然不能够阻挡污染的发展。为什么呢?因为污染严重,这个钱还是不够,每年要拿1500亿以上才有可能控制住污染发展,要拿2000亿以上才会得到改善,就目前我们国家经济支持能力来说,拿这么多钱出来有困难。这给人们一个警示,环境应该保护,千万不要污染破坏,一旦污染破坏,恢复是非常艰难的,一代人破坏了,需要几代人去弥补。

  记者:曲主任,您是中国环境保护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曾经获得多项国际环境奖,像“蓝色星球奖”,被称为 “环境诺贝尔奖”。这些都是中国环保事业的骄傲,更是我们家乡人的荣光。家乡人除了想知道工作中的您,也想知道家庭中的您,聊聊这些好吗?

  曲格平:我的小家庭是很普通的,不过,却很温馨。我的夫人也是山东人,广饶的。我们在读大学时结识的,结婚也有几十年了,她对我很体贴,很照顾。我们只有一个女儿,可谓掌上明珠。但她并不很娇气,学习很努力,在国内念完大学后,又到国外读书和工作,现在回来了。女儿已经结婚,有了一个孩子,小孙子就跟我们住在一起。

  记者:从书中知道,您获得“爱丁堡公爵保护奖”之后,您第一个想告诉的就是您的小孙子,可见您对您的小孙子感情非常深厚。

  曲格平:我的小孙子从他出生就在我们身边,现在已经12岁了,很聪明,也很淘气。也许是隔代亲吧,他成为我们家庭中的最重要成员,我的小伙伴,工作一天回到家里,与他玩耍一番,一身的劳累就消失了。

  记者:身居高位,生活中是不是也有些烦恼?

  曲格平:人生就是这样,既有欢乐,又有烦恼,二者形影不离。我也是一样。我的办法就是努力排遣烦恼,尽量增加点快乐,如此而已。

  记者:您年事已高,看来身体还不错。您的健身之道是什么呢?

  曲格平:我喜欢游泳,也喜欢爬山,但是这种机会不多,现在更多的是在院子里散散步。

  记者:最后给家乡人民说几句话吧?

  曲格平:肥城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思念这片土地,常常是‘不尽乡情入梦来'。我想借这个机会向肥城市的父老乡亲们问好,愿你们把肥城大地绿起来,富起来,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因为曲格平教授还有外事活动,采访不得不结束了。他从书橱中拿出《梦想与期待》这本书赠送给我们,并高兴地题名留念。捧读再三,我们更加读懂了曲格平的环保人生……

  (雷明广)

文明播报
文明创建
图片新闻
美丽乡村
肥城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肥城市市委大楼1412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