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邮箱:fcwmw2015@126.com

东西南北肥城人:阴法唐

发表时间:2015-06-04    来源:肥城文明网

  2001年,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正式开工建设了。在北京市一栋将军楼里,一位老人久久凝视着中国地图,目光在西部聚焦,激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修建青藏铁路是我几十年的心愿,我是‘青藏铁路情未了'啊!”

  这位老人就是原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阴法唐中将,他为何如此关注西藏呢?这得从将军的戎马生涯说起。

  阴法唐1922年出生于肥城市桃园镇张里庄村,1937年于泰安省立第三初级中学毕业后,考入山东高级职业学校。1938年5月,阴法唐参加了中共山东省委领导发动的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在此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12年间,阴法唐随部队南征北战,浴血拼杀,出色地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到全国解放时,他已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中级指挥员。

  1950年,时任52师副政委的阴法唐受命随所在的第二野战军十八军第一批进军西藏,担负起解放祖国大陆最后一个省区的光荣任务。

  “为什么要进军西藏呢?西藏本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既然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要解放全中国,就必须向西藏进军。另一方面,西藏人口虽然不多,但国际地位极其重要,如果咱们不尽快进军解放,那么帝国主义就会想办法把它搞出去。西藏反动地方政府也有分裂主义思想,闹独立。他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后就积极地活动了,以后,帝国主义指使他们搞‘亲善使团',到英国、美国、印度、尼泊尔去游说 ,让外国人支持独立。在这种情况下,夜长梦多,如果往后放,就可能要出问题了,所以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

  “怎么解放呢?方针就是和平解放。为什么要和平解放呢?这里有几个原因:西藏人民虽然说是受双重压迫,但第一位的还是帝国主义压迫。把帝国主义势力赶出去,就不单是农奴和奴隶的问题,全西藏人民包括上层都应该一致对外。既然这样,内部问题实际上就放到后面了。另一个呢,就是藏族与汉族及其他民族隔阂很深。这种隔阂有各种原因,像帝国主义挑拨,封建王朝和国民党时期实行民族压迫、民族歧视,再加上西藏的统治阶级极力地仇视汉族和其他民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民族之间互相残杀,这不好。采取和平解放,不至于在这方面矛盾增加,反而能消除隔阂,减少矛盾。第三个原因是,虽然西藏上层反动统治阶级压迫农奴和奴隶,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又代表着西藏,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西藏人民的利益,有他的代表性。除了这些以外,一般的原因呢,就是战争总是要对生命财产有毁坏的,特别是西藏喇嘛寺庙、文物古迹比较多,如果发生战争就会毁坏厉害。用和平的方式,就会减少损害,所以当时咱们就采取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

  从阴法唐将军的话语中,我们可以得知新中国领导人和平解放西藏的良苦用心。然而,西藏上层亲帝国主义分子却拒不接受中央的召唤和耐心教育,甚至阻止、驱逐、软禁、杀害爱国的劝和人员。为了对抗解放军进藏,西藏地方反动政府还大力扩军备战,将大部分兵力部署在西藏同内地相连的昌都、那曲、丁青及金沙江西岸一线,妄图堵死和谈大门,以兵戎相见,阻止人民解放军于金沙江以东,从而造成了军事较量已不可避免的严峻形势。

  要和平解放,必须“以战求和”。昌都作为西藏的东部重镇,是从四川入藏的咽喉要道。要争取和平解放西藏,就必须拔掉昌都这个钉子,消灭昌都及其周围的藏军。1950年10月,阴法唐所在的52师分左、中、右三路军向昌都进攻。以阴法唐和师参谋长李明为指挥的右路军,承担着迂回至敌后堵死藏军西逃拉萨之路的关键性任务,决定着昌都战役的胜败大局。

  昌都战役是我军在特殊地区对特殊对手进行的从未有过的一次战役。在15天“千里大迂回”的行军中,右路军横跨四川、青海、西藏三个省区,行进在海拨4000米以上、1500多华里的青藏高原的三角地段上。半个世纪后,记录昌都战役和西藏和平解放的《曙光从东方升起》一书中称“这是世界上最悲壮的行军”。说起这次行军,阴法唐将军心情十分沉重。 “绕到敌人的后面去,1500华里,走了差不多十四五天。如果在平地上也不算什么,在高原上可就不同了,高原的特点是‘一步三喘'嘛!氧气少,高山反应厉害,而且背那么多东西。为什么背这么多东西呢?毛主席说了,进军西藏不吃地方,什么都得带着,衣食住行所需的东西虽然每个班都配备了马,一个团里还有一个骡马队,后面有大批的牦牛跟着,但牦牛跟不上啊!自己背的最少也得够吃半个月。住的帐篷得带着,甚至烧的也要带着。一般的战士得背七十斤左右啊!扛重机枪、扛炮的,那就更重了。背那么多东西,高原反应那么厉害,有时吃不上饭,还饿肚子。有的部队几天没吃的,就买圆根吃,有的吃死马、死牛。就那样,还吃不上。累死、病死、饿死、撑死的都有。但为了到达目的地恩达,就是昌都以西通往拉萨的路口,只要把那个路口堵死,藏军就跑不了。部队掉多少都不要管,只要最前面的能到,就是胜利。到达指定位置后,部队向东包围藏军。10月初发起昌都战役,到18日,在昌都大本营的藏军一看形势不妙,就往拉萨方向跑。但听说我们已经到了西边时,才不得不往后撤到一个寺庙,找解放军接头,停止抵抗,发下武器,听候处理。昌都战役一共打了20多仗,最后把藏军主力全部消灭了,有5700多人。”

  “昌都战役之前,毛主席就有个估计,如果这一仗打好了,那就可能促使西藏派代表到北京来谈判,当时的目的就是‘以战求和'。结果,昌都战役军事上全胜,政治上为和平解放西藏奠定了基础。同时,也扩大了我们党和军队的影响,争取了人心。”

  昌都战役为西藏和平解放创造了先决条件。刘少奇同志高兴地称这次战役为“解放战争时期的淮海战役”。1951年10月26日,十八军进抵拉萨。在昌都战役之后的和平进军过程中,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部队都坚持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平等团结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无论在大风雪里,茫茫黑夜里,还是冰雹劈头盖面打来,或是大雨淋透全身时,从来不进寺庙,不住民房,不动群众一草一木。战士们饿了,几个人分碗炒面,喝点雪水,即使忍饥挨饿,也不向群众征一点粮。对藏族人民的一切宗教建筑、物品等均加以保护。部队的这些实际行动,使藏族人民深受感动。为了让藏族同胞了解党的政策,在拉萨以东,阴法唐和副师长陈子植率领一个访问团入乡问俗,体察民情,进行调查研究和政治宣传。对进藏初期的这次访问活动,阴法唐记忆犹新。

  “我们去访问,群众一听去了部队就跑了,因为群众也不知道共产党、解放军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们跑了,我们的文工团还是郑重其事地化好妆,敲锣打鼓地演节目。一会儿,个别胆子大的先来看,在周围看,发现不像西藏反动政府宣传的‘共产党吃小孩,黄头发,绿眼睛,像鬼一样'。一看这些人 很好,慢慢地就回来了,把其他人也叫回来了。然后,他们就给我们柴禾烤火,还支援其它东西,卖给鸡蛋、粮食等。我们就到各家去促膝谈心,很快地同藏族群众搞好了关系。就这样,我们一共走了九个宗溪,也就是九个县,正好走了一个三角。当然工作还有很多,做统战工作,做宣传,做调查,做影响群众的工作。影响群众的工作一般在内地就是挑水、打扫卫生等,在那个地方就更多了,包括以后的救灾扶贫等。这样的话,群众从对解放军不了解到了解,从害怕到不害怕,从对汉族隔阂很深到慢慢地消除隔阂,从对汉族歧视、另眼看待到称‘新汉人',慢慢地转变过来。最后,他们认为解放军是亲人,是毛主席派来的‘菩萨兵'。”

  “从昌都战役之后,没有再遇到抵抗。和平进军过程中沿途困难很多,寒冷、空气稀薄、趟冰河、过雪山。可以这样说,长征过的雪山,对西藏来讲,都是较低的。长征过的雪山只有两个,西藏就多了,一个接一个,大的如5000多米的就10多座。”

  昌都解放后,52师师长调往朝鲜战场,阴法唐主持全师的党政工作并兼任中共昌都工委委员、昌都解放委员会委员。1952年7月,被调往新组建的中共西藏江孜分委(即地委)任书记,并任江孜军分区政委,后被中央任命为西藏工委委员。1959年,阴法唐任某平叛部队第一政委,参与指挥平息西藏叛乱。

  在阴法唐将军家的客厅里,悬挂着一幅1963年毛泽东主席接见出席全军政工会议中对印自卫反击战几位代表的照片。照片中,阴法唐就在毛主席的身边。这是阴法唐最为珍贵的一张照片。

  “平叛、改革以后,印度侵略咱们,咱们不得不组织对印自卫反击战。当时由于供应困难,52师撤消了,我现组织部队进行反击,对印反击战打得是特别漂亮。开始就是我们那个部队,再加上西藏的其他部队,把越过‘麦克马洪线'的印度一个旅全部消灭了。以后他还不甘心,又继续调兵遣将。咱们就不受‘麦克马洪线'的限制,过去‘麦克马洪线',又组织第二次战役。那时,成都军区、兰州军区的部队也到了,又取得第二次战役的胜利。第二次战役就比较容易了。第一次战役,他们当兵的不知道我们的俘虏政策,再加上我们怎么厉害也不知道,就死守。到第二次战役,他们就知道了,一打就溃散了,所以取得对印反击战全胜。本来再继续打,这时中央有命令,撤回来,接着就释放俘虏,还给他们治好伤兵,缴获的武器装备还给他们。对印反击战,我们是全胜,不仅是军事上,更重要的是政治上。在世界上没有这个先例,打了胜仗还撤回来,撤回来不说,缴获的武器还还给他们,这就更证明了我们的和平外交政策,在世界上影响很大。打完这一仗,出席全军政工会议时,除了整个集体照相之外,毛主席就专门接见我们几个作战的,我是第一人,共五个人。张国华司令员向中央汇报时,毛主席说,如果说打了个军事仗,还不如说打了个政治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是我们在战时提出的口号,毛主席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以后让全军学习,全国学习。”

  因为对印自卫反击战的胜利,1963年,阴法唐被调任西藏大军区政治部主任。“文革”中,因为直接抵制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而受到迫害,被下放农场劳动。1971年,阴法唐恢复工作后,调出西藏任福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后又任主任。1975年,大军区班子调整时,任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1978年底任军区副政委。

  1980年,由于达赖派西藏参观团煽动“西藏独立”等原因,西藏出现不稳定现象。阴法唐再次受命进藏,被中央任命为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被中央军委任命为成都军区副政委兼西藏军区第一政委。

  “达赖感到在外面并不怎么好,想回来。邓小平同志想让他们受教育,就允许他派参观团回来。开始回来还比较老实,后来却宣传独立,西藏出现了不稳定。组织上就让我回去,群众也要求,中央也动员。本来我因为心脏病刚住了四个月的院。咱们山东济南的好多医生就说,不能去,不行,在这里都不行,还要去西藏?我因为在西藏待了那么多年,有感情,另一个感觉,也是西藏的需要。好,还是去。第二次去西藏就赶上第一个参观团胡闹腾了一阵子走了,第二个参观团又来了,更厉害了,公开宣传独立。我们就抓住这个事,把他赶走。一赶走,大快人心。接着,又进行了一个揭露达赖的教育,西藏就稳下来了。稳下来之后,我就着手进行改革。我在西藏下乡最多,下乡都是开一两辆车,直接到高原牧区帐篷前了解情况,都是第一手材料,所以制定的政策很符合群众意愿,群众执行起来很高兴。过去搞民主改革的时候,我在一个海拨5000多米的牧区蹲过一两个月,在一个村子蹲过四五个月,当然是断断续续的。因此和群众的关系非常密切,群众对我还是很怀念的。”

  驱逐达赖参观团,西藏独立分裂分子没有了市场。在稳住局势的基础上,阴法唐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狠抓拨乱反正,纠正“左”的错误,平反冤假错案,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落实各项政策上来,西藏很快实现了历史性的转折。在二次进藏的五年时间里,阴法唐着重抓民族团结、经济工作、改革开放和治穷致富,大搞农田基本建设,西藏出现了国防巩固、社会稳定、民族团结、经济发展的新局面。虽然从1981年至1983年连续3年遭遇自然灾害,但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仍大幅度地从1979年的100多元,提高到1984年的310多元,从全国的28位一跃升到20位。

  1985年7月,阴法唐第二次调出西藏,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副政委,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从1978年起,阴法唐连续四届都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是第七、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从1982年起,被推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十三届代表大会代表,是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离休后的阴法唐将军,仍情系西藏,关注西藏。从1998年到2001年,他每年都要重返西藏考察工作。为西藏的发展奔走呼吁,成了他离休后生活的一个重要内容。党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后,阴法唐更是激动不已。

  “西部大开发,像西藏这样的地方,确实更需要加强。青藏铁路,20多年来,我呼吁了起码有十来次,一个是党委写报告,一个是在中央的会议上讲,一个是找中央领导反映,这几年都有。像去年,我有一个向政治局常委写的报告,这个报告更有力一些。好多大的工程,我一直在呼吁。前几年呼吁搞一个大的电站,现在又在呼吁 从西藏向内地调水的南水北调。当然,现在开发西藏也必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方面靠自己,另一方面没有全国的支援也不行。所以说,在中央召开的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前,我给江泽民同志汇报时就谈到,西藏没有全国的支援是不行的。”

  年已八十的阴法唐将军身体健康,思维敏捷,每天的活动安排得满满当当,读书写作常到深夜,且内容多与西藏有关。在将军的书柜里,摆放着《清代藏事奏牍》、《西藏研究》等大量有关西藏的书籍文献。西藏,是阴法唐将军为之奉献了27个春秋、洒下了汗水和心血、令他魂牵梦萦的一方热土。

  谈起家乡,阴法唐同样更有着火一样的热情。

  “当然,热爱西藏,也热爱家乡,他们是联系在一起的。我在最困难的时候,57年就曾支持我们村2000元打井,当然这都是小事了。这几年,肥城搞得不错,特别是在泰安市,肥城还是跑在前面的。我们听到以后很高兴。肥城应该搞好,老根据地嘛!现在看,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基础建设、交通各个方面,就更有条件了。历届的领导都很努力,这很好。已经有了那么好的基础,可以相信会搞得好,也希望能够搞得更好,更上一层楼。不仅在全泰安市能够起模范带头作用,同时也能在山东全省逐步挂上号,这是很需要的。”

  “道似行云流水,德如甘露和风”。阴法唐将军客厅里的这幅对联,正是他人生追求的真实写照。阴法唐,这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将军,将永远得到人们的崇敬和爱戴!(雷明广)

文明播报
文明创建
图片新闻
美丽乡村
肥城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肥城市市委大楼1412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