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邮箱:fcwmw2015@126.com

马家堂惨案

发表时间:2015-08-04    来源:肥城文明网

    位于边院镇北部马家堂村。 
    1940年11月(农历十月),泰西军分区后方医院卫生所(前身为岈山医院,群众称“马家堂后方医院”,院部设在空杏寺)进驻马堂村,设在位于半山腰的村民张曰然家里。卫生所有医生、护士和行政人员30余人,李公奋任所长兼主治医生,收治伤病员50余名,分别安置在马家堂村23户农民家里。为保证安全,医护人员同群众一起在半山腰张曰然家的下院屋后墙上修建了一条长8米、宽1.3米的夹壁洞,药品和医疗器械放在里边,情况紧急时还能隐藏10余人。在村外山峪有5处人工修造的山洞,利用自然山坡用石块砌成,洞口是一道大石崖很难发现。当时,军分区修械所设在村民周庆丰家,由王四、王五兄弟2人负责(又称铁匠四、铁匠五),有10多支待修的枪支藏在周庆丰家的一个石洞里。 
    1941年5月(农历四月底)的一天,汉奸周庆东利用回家探亲之际,刺探到卫生所、修械所的秘密,报告了驻兖州日军。6月16日(农历五月三日)夜,驻兖州日军纠集大汶口、东向、边院、安驾庄等据点的日伪军共400余人,由汉奸周庆东带路直扑马家堂村。次日凌晨,日伪军包围了马家堂村,在村外三面山头的制高点上架起机枪、小炮,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开始了。 
    原军分区后方医院政委赵其林同志起床后,刚想服药,房东老大爷气喘吁吁的跑来说:“老赵!不好了,来队伍了……穿着绿军装。”赵其林判断是敌人来了,立即向门外跑去,在门口碰上了所长李公奋和两名护士。李公奋说:“情况紧急,得赶快突围。”于是,赵其林和两名护士向北突围。他们凭借熟悉的地形,跑跑停停,终于冲出了敌人的封锁,经雨山村安全到达医院院部。所长李公奋同志躲在东山沟的一处石崖下隐蔽起来,躲过了敌人的搜索。还有一名卫生员跑到街西头的打麦场里,被两名早起晒场的妇女用麦秸掩藏起来,躲过了敌人的搜捕。一名隐藏在村民周传温家里的伤员被敌人抓到后,用刺刀刺伤了颈部,昏倒在地,敌人以为他已经死了,便扬长而去。后来在群众的精心掩护下转危为安。藏在山洞里的王四、王五被敌人拖出洞后,同敌人奋力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身中刺刀后被俘,在押往兖州的途中,他俩趁敌不备,跳车逃脱。分住在5个山洞里的20多名重伤病员,全部被日伪军用手榴弹炸死。96名伤病员和工作人员,除6人脱险外,其余或在突围时牺牲或被俘。 
    座谈纪要 
    马家堂惨案调查座谈纪要 
    参加座谈人员:周长兴(原村支部书记,58岁)、周传俊(农民,69岁)、张曰然(农民,82岁)、周传温(农民,74岁)、周传良(农民,69岁)、聂惠兰(党员,原妇救会长,66岁)。 
    八路军的后方医院是民国二十九年十月(公历1940年11月)来马家堂村的。我们村有20多户住了伤员,共有伤员四五十人。轻伤员住在群众家里,重伤员住在山洞里,山洞有5个,第二年农历五月初四(公历1942年6月16日),边院、安驾庄的日伪军来我村破坏了医院。 
    张曰然:当时,医院设在俺家,有十几个人。俺家有两个院子,上崖一个院,有两间屋,下边一个院,也有两间屋。在下边院子的屋后墙后面有个夹道,医院的同志说,这是个好地方,便利用夹道垒了个洞,长一丈多,宽二尺多,能放东西,也能藏人。五月初四这天,敌人在俺家门口放上炸弹,把两间屋的屋顶都炸飞了。东面的山洞敌人也放上了炸弹,重伤员都被炸死了,死的很惨,不敢看。修械所的王四、王五藏在山洞里,被敌人拖出来,刺了一刀,浑身是血被带走了。后来,他俩在安驾庄南跳汽车逃跑了。还有一个姓韩的伤员住在周传温家,被敌人刺了一刀,倒在地上,敌人以为他死了,就走了。老韩在群众的照应下慢慢地好了,后来转到别的医院去了。 
    周传俊:那一天,我在庄西南的地里拔麦子。敌人说我是八路军就绑了起来,同时还有周传玉、周传录、张曰宾、周庆更。张曰宾、周庆更被带到边院敌据点,受尽了酷刑后放回。我们3人被带到兖州,在监狱里住了几个月,我是卖了二亩大地花钱赎出来的。周传玉是共产党员,他始终未暴露,过了半年多才放回来。马家堂村群众的财物被敌人抢光了,除好东西外,连针线也被敌人抢去。周茂富的妻子就是因为与敌人争夺送终的衣裳,挨了一刺刀,后得破伤风死了。全村的小车被抢得只剩下一辆了。 
    周长兴:这次事件是汉奸周庆东告的密,他在兖州日本宪兵队当特务,将医院的情况报告了兖州的鬼子,他带领敌人来的,将伤员住的山洞和医院设在哪里,都告诉了敌人。1946年8月,人民政府在小王庄召开大会,将他处决了。 
    周传温:医院遭敌特破坏是1941年农历五月四日。是由马家堂村在兖州日本宪兵队当特务的周庆东向敌人告密后,兖州、边院等敌人直奔马家堂村。那次事件,村民张曰安、周庆更被抓到边院敌据点,灌石灰水后晚上放回来。周传录、周传俊、周传玉被抓到兖州罚劳力,后来才放回来。 
    医院共有伤员50余人,食宿都在群众家里,重伤员白天住在村里,晚上都送到东山洞里,还有的伤员住在北胡家庄。医院工作人员有20余人。那次事件中日伪军来了500多人。医院住的的房屋被炸破,群众的财物被抢光。 
   赵其林同志的回忆 
   泰西军分区后方医院原驻岈山,因泰西形势恶化,于1940年五六月间迁到空杏寺。马家堂村驻有我后方医院的一个卫生所。 
   我原任泰西军分区后方医院政委。1941年5月下旬,我因患肺炎,从南尚任住进了马家堂卫生所。这个所有工作人员30余人,伤病员50多人(轻伤员住在群众家里,重伤员住在山洞里),共92人,卫生所所长兼主治医生叫李公奋(东北人),管理员姓叶,两口子都在卫生所工作。 
   1941年农历五月四日早晨,我刚起来,房东大爷对我说:“来队伍了。”我问他:“穿什么衣裳?”他回答说:“穿绿军装。”我知道是敌人来了,连忙往外跑,在门口碰到李公奋和两个战士。他说情况紧急,得赶快突围,我和两个战士向北冲去。这时,敌人已经占领南山和东山的制高点,用交叉火力封锁了道路。我和两个战士跑跑停停,竟奇迹般地冲出了包围圈,经雨山村回到了空杏寺医院院部。 
    中午,估计敌人已经撤走,我经胡家庄回到了马家堂。见到所长李公奋和一个卫生员。原来李公奋跑到东山沟一个石崖下隐蔽脱险,卫生员在庄西场园里被两位大嫂用麦秸盖住掩护脱险。我们查看了在山洞里隐藏着的20余名重伤员,结果无一幸存,全部被敌人炸死了。这次事件中,共牺牲了30多人,被敌人捕去50多人,只有很少的人脱险。 
     事后得知,这次敌人偷袭马家堂,是我住的房东的干儿子(在兖州干伪事)报告给敌人的。兖州的敌人夜间在大汶口下车,集合了大汶口的敌人,来到边院后又集合了边院的敌人一起来偷袭的。 
摘自《历史的控诉》,济南出版社1993年出版。

前10页12345678910后10页